生活與法律

關於部落格
由生活行為了解法律關係,進而探討構成要件
  • 382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信託制度一

一、信託之定義 稱信託者,謂委託人將財產權移轉或為其他處分,使受託人依信託本旨,為受益人之利益或為特定之目的,管理或處分信託財產之關係。(信託1) 二、信託法制度 信託,除法律另有規定外,應以契約或遺囑為之(信託2)。是以,依照契約自由訂定原則,信託當事人所創設之信託關係,只要不違反法律之限制外,均可多樣化與彈性化,且不受物權法定主義之拘束。加以,在台灣地區行之有年,似為習慣法上之私權行為,其於發生爭議與裁判時,一般應適用誠信原則、比例原則、信賴保護原則及公益原則與行政程序法上之明確性原則(行政程序法5)及平等原則(行政程序法6)為之。茲敘明信託法之立法原則與相關制度如下: (一)雙所有權制創設所有權與利益權之分立: 委託人因信託之成立將財產權移轉予受託人,使財產權之名義屬受託人所有,但將財產權之利益歸屬受益人(歸屬權利人)所有,形成受託人為形式上之所有權人,亦為法律上之所有權人;而受益人(歸屬權利人)成為財產上收益權之所有權人,亦為實質之所有權人。 此種「雙重所有權」之形成,已與民法物權法上之一物一權主義有所不同,此即所有權與利益分立原則。亦即,信託制度容認信託財產為一實質的法律關係主體,而受託人在地位上又是信託財產之名義人、管理人以及機關,實質上在整個信託關係形同兩個主體關係,因此,對於信託財產與受託人之固有財產採取各自獨立之關係,使彼此不互相發生關係1。 雙所有權制之形成,係因其優點是成立信託關係後,信託財產為一獨立之財產,「委託人」無權處分或管理該財產,「受託人」則應依信託本旨管理或處分財產,不能當成自有財產,至於「受益人」則無處分管理之權,僅得接受信託財產所生之利益。此時,即使為受益人之債權人,亦不能直接對信託財產本身為任何之主張,僅能代受益人請求受託人依信託之目的配發信託利益。 是以,受託人,即為形式所有權人,亦稱為管理所有權人、經營所有權人、名義所有權人、法律所有權人。本金受益人,即為原本受益人,亦為實質所有權人、受益所有權人、孳息以外權利之受益權人或信託財產之歸屬權利人。 (二)信託財產獨立性: 信託關係成立後,信託財產在名義上雖屬於受託人所有,但實質上則不認為係受託人的財產,而是頗具獨立性質的受益權標的。所以信託法規定,原則上受託人不得將信託財產轉為自有財產或於信託財產上設定或取得權利(信託35);受託人因信託財產的管理、處分、滅失、毀損或其他事由取得的財產,仍屬信託財產(信託9);信託財產不屬於受託人的遺產,也不能將之列入其破產財團(信託10、11);受託人的債權人不得對信託財產聲請強制執行(信託12);屬於信託財產的債權與不屬於信託財產的債務不得互相抵銷(信託13);信託財產如為所有權以外的權利,受託人縱使取得該權利標的的財產權,也不適用民法混同的規定。(信託14) (三)信託的效力: 1契據制─ 信託的效力,於信託法施行前,其信託關係不得對抗第三人,即使受託人違反信託的本旨,而將信託財產移轉給第三人者,委託人亦不得以信託關係對抗第三人。亦即,信託係採契據制,應無庸置疑。是有造成第三人的惡意或知悉有信託行為的設定,但仍不影響第三人取得信託財產之權益。 2公示對抗原則─ 公示原則,乃指物權之變動,以有一足由外界可以辨認之徵象為必要。因物權具有排他之效力,如無可由外界查悉其變動之徵象,則第三人易受不測之損害。不動產物權以「登記」,而動產物權以「交付」,各為其公示方法,與公信原則相輔相成,以維物權交易之安全2。 按信託法立法後,信託財產為實現信託目的之所繫,名義上既為受託人所有,如不以公示的方法,標示其與受託人的自有財產有別,將使與受益人或與受託人為交易的第三人權益受損。是故,信託法第四條明定信託財產的公示方法,依信託財產的種類有三: (1)信託財產為應登記或註冊的財產權者,應為信託登記。 (2)信託財產為有價證券者,則應依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規定於證券上或其他表彰權利的文件上載明為信託財產。 (3)信託財產為股票或公司債券者,除應為信託的載明外,並應通知發行公司。 (四)確定、可能、適法之三大原則: 信託行為為法律行為的一種,其目的須確定、可能及適法。所以信託法第五條規定,信託行為,其目的違反法律強制或禁止規定或有背於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或以進行訴願或訴訟為主要目的,或以依法不得受讓特定財產權的人為該財產權的受益人,均為無效。債務人所為的信託行為有害及其債權人的權利者,債權人得聲請法院撤銷之。(信託6) (五)雙受益人: 信託制度之設立,在於便利財產權人(委託人),為達成一定經濟上或社會上之目的,而使他人(受託人)代為管理或處分特定之財產,並將因該財產之管理或處分所生利益,歸屬第三人(孳息受益人),而於信託關係消滅後,因信託利益亦隨之消滅,而將信託財產歸屬於其他人(歸屬權利人即本金受益人)。此即為信託制度之「雙受益人制度」,其中「孳息受益人」,即為信託「期間受益人」;而歸屬權利人,即為「本金受益人」或「消滅受益人」,享有信託關係消滅時之受益權利,亦稱「孳息以外信託利益之權利人」。(遺贈稅10之1參照) 1受益人─ 我國信託法之受益人,僅在第三章第十七條至第二十條載明,似嫌不明確。蓋,信託行為成立後,雖然信託之法律重心變成為受託人,但受益人之權益,仍不應少於受託人,且不應與第四章受託人之明定第二十一條至第五十一條之條文規定差距過大。 2本金受益人與孳息受益人─ 信託法中對受益人之明定,並未區分為本金受益人與孳息受益人,僅在第六十五條載明:信託關係消滅時,信託財產之歸屬,除信託行為另有訂定外,依下列順序定之: (1)享有全部信託利益之受益人。 (2)委託人或其繼承人。 觀之,信託法第六十五條條文,已知信託關係消滅時,信託財產歸屬於「歸屬權利人」,其應依信託行為所載明者為之。但,若信託行為未另有訂定者,則為受益人與委託人或其繼承人。 3視為受益人─ 信託法另在第六十六條及第六十八條明定:「視為受益人」。亦即,信託關係消滅時,於受託人移轉信託財產於前條歸屬權利人前,信託關係視為存續,以歸屬權利人視為受益人。(信託66) (1)第四十九條及第五十一條之規定,於信託財產因信託關係消滅而移轉於受益人或其他歸屬權利人時,準用之。(信託67) (2)信託關係消滅時,受託人應就信託事務之處理作成結算書及報告書,並取得受益人、信託監察人或其他歸屬權利人之承認。第五十條第二項規定,於前項情形,準用之。(信託68) (六)信託財產變形: 受託人因信託行為取得之財產為信託財產(信託9)。受託人因信託財產之管理、處分、滅失、毀損或其他事由取得之財產權,仍屬信託財產。(信託9) 信託財產,包括信託動產、信託不動產、信託權利。其因動產所成立之信託,如:金錢信託;因不動產所成立之信託,如土地信託。因此,信託財產,如因金錢信託後購買不動產者,其信託財產標的,由金錢變形為土地;另若土地信託後,受託人依信託本旨出售土地者,其信託財產標的,則由土地變形為金錢,此即為信託財產之變形。 A委託人→金錢信託→B受託人→承買不動產→不動產信託 A委託人→不動產信託→B受託人→出售不動產→金錢信託 (七)受託人得將信託財產轉為自有: 1信託財產原則上不得轉為自有。 2但經受益人同意,並依市價取得或自集中市場取得與法院許可者(信託35),得轉為自有。 (八)信託內容變更與信託內容變更登記不同: 信託行為成立後,委託人與受託人之信託關係步入信託關係存續期間內,其於信託關係消滅前所生之一切信託契約內容變更,即為信託內容變更。惟,信託內容變更,除受託人變更與信託取得或受託人處分信託財產,係以所有權移轉登記(土地權利變更登記)申請外,其他內容變更,如受益人變更、期間變更等,則以「註記登記」申請土地登記。 1信託內容變更登記,係指「受託人變更登記」及因「信託取得」之「買賣」所有權移轉登記或建物「所有權第一次登記」或受託人處分之登記。 2信託內容有變更,但不涉及土地權利變更登記者,委託人應會同受託人檢附變更後之信託內容變更文件,以申請書向登記機關提出申請。(土登133) (九)信託歸屬與信託歸屬登記不同: 1信託歸屬,係指信託財產因信託關係消滅時,歸屬權利於實質所有權人之謂─ (1)其為自益信託者,應申辦塗銷信託登記。 (2)其為他益信託者,應申辦信託歸屬登記。 2是以,信託歸屬登記,即屬信託關係消滅時,他益信託財產歸屬於委託人以外之人之登記。 (十)信託關係不會任意消滅: 信託關係,因信託行為所定事由發生或因信託目的已完成或不能完成而消滅(信託62)或因終止信託(信託63、64)而消滅。亦即,信託行為成立後之信託關係,尚不會因前述情事以外之原因而得任意消滅。 (十一)附條件信託與但書: 信託係採契據制,是以,信託契約之內容或遺囑信託之內容,除非違反無效信託(信託5)外,均得自由訂定與私權自治。因此,受益人因信託成立而享有信託之利益,此為信託行為之當然受益。但信託行為另有訂定者,從其所定(信託17)。是故,信託行為之受益,既為當然受益情事,當有委託人為附條件之信託與除外之約定。此時受益人所得享有之受益權利,只在信託行為所定之但書或所附條件成就時,始為受益。茲列明信託法中相關之除外與但書如下: 1除信託行為另有保留外。(信託3) 2但信託行為另有訂定者不在此限。(信託8、25、40) 3但信託行為另有訂定者從其所定。(信託17、56) 4信託行為訂定得不必分別管理者從其所定。(信託24) 5但信託行為另有訂定者或有不得已之事由者。(信託25) 6除信託行為另有訂定外。(信託36、59、64、65) 7遺囑另有訂定者不在此限。(信託46) (十二)申請文件之檢附私契: 按登記機關係屬物權登記機關,登記審查雖屬實質審查制度,但一般仍不介入私權行為,是以,登記實務上亦鮮有登記案件檢附債權債務契約(私契)文件之必要與通例。惟,信託係採契據制,且屬公示對抗主義,其與現行之權利登記制度,尚屬有別。是以,信託契約之當事人若不檢附信託私契(當作信託契約之附件),則無從對抗信託當事人以外之第三人(債權人),此時將失去其獨立財產之特性與公示對抗之意義與目的。 (十三)登記審查私契(公契之附件): 信託行為,已如前述,基於為私權自治與契約自由精神,可能為附條件之信託與信託行為之但書例外,此均在突顯信託私契於信託行為中之重要性,因此,登記審查人員似非不得審查申請登記文件中(公契)所附之私契,尤其是信託目的與事由之敘明若不予以審查,則附條件之成就與否?受託人處分信託財產有無限制?信託目的之完成與否?信託事由是否發生?信託本旨所授權受託人之權利為何?均無從予以認定,因此,登記審查亦因信託登記,而應開始走入審查私契之時代。 惟,前述登記審查私契之情事,嚴格論之,於契約信託成立時,尚可除外,但於信託期間之內容變更與信託關係消滅時,則非審查私契無從予以判定其法律關係。至於現行「實質審查制度」是否已步入「形式審查時代」,均因欠缺明文而生迷罔與爭議。法制上似乎應建構由當事人切結或地政士再為簽證以為因應。尤以,無效契約與契約中部分條款之無效仍屬有別。當事人間之無效契約條款,尚不一定構成契約之無效,僅屬是否具登記公示與對抗第三人之效力而已,是以,登記機關所負之責任,己非權利登記制度下「實質審查」所擔負之「登記損害賠償」制度。茲列明法制未明前之應審查事項如下,供請參考: 1附條件贈與(如:外國人與林地)。 2附條件處分(經某人或某程序之同意)。 3消滅原因(目的、事由)。 4遺囑信託之內容變更(否則不能申辦)。 5贈與稅之審查(遺贈稅法42所稱之移轉)。 6受託人出售時應否經他益受益人與委託人之同意(信託3)及附條件? 7委託人或受託人死亡時,信託關係是否消滅?(信託8) 8遺囑信託之第二順位受託人?(信託46) 9他益與共同受益之終止信託應否經委託人與受益人之同意?(信託64) (十四)第三人與他人之不同: 1第三人(信託4、25、26、27)→權利人及義務人(即信託契約之當事人或委託人與受託人)以外之人。 2他人(信託34)→本人以外之人(即受託人以外之人或委託人以外之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